君君

麦斯:

鼬鼬的尾巴。狸花的尾巴神马的最好看了~

DINGSANLANG:

无法想象巨猫蛋总经历过多少战斗,才从少年时的娘泡变身为现在这个能让各种饼都哭晕的怪兽。这两耳朵折在其他猫头上是悲哀,折在巨猫蛋总头上反而成了一种强悍的荣誉。

神小妖の狗娃儿:

不过,觉得主人很神奇的是,
不管我偷偷摸摸睡在哪里,
都能抓拍到我的睡颜。

麦斯:

《窥·吻》

二食堂边的猫少了好多,剩下的两只都很怕人。只能远远的窥视它们,偷偷记录下它们吻鼻的那一瞬间。